100.第100章 发凉(1 / 3)

听到张松山提到配方问题, 许小华就想到昨天贸然问华工茄汁罐头配方的问题,当时华工怕是也懵了一下,现在想来, 还觉得有些抱歉。

和张松山道:“昨天是我太冒昧了, 怕是让华工都为难了。”

张松山笑道:“你没考虑到也是正常的, 你是技术科的,本来对工艺配方这块就不怎么了解。茄汁猪肉罐头确实少见, 我们单位的这款, 是华工自己研制出来的配方,你还没尝过吧?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,回头尝了口感,和他反馈下, 他会很高兴的。”

顿了下又道:“华工在配方工艺这块拿了不少奖, 他本人热衷于在实验室里埋头研制新配方, 这次给你们培训, 也是想和各单位的人交流交流。”

许小华心里有了个大概, 回头就去供销社买了三罐茄汁猪肉罐头,准备自己尝一罐, 另两罐拜访艾大姐的时候带去。

傍晚, 许小华和彭景秀一起回宿舍去, 又遇到了钟玲。

许小华准备当没看见, 直接走开,钟玲却喊住了她, “小许同志, 不知道你有没有空,有个问题想和你交流下?”

彭景秀以为是专业上的问题,忙道:“那小华, 你和钟同志聊,我先回宿舍。”

等彭景秀一走,钟玲就和她开口道:“小许,你能搬回来住吗?因为你搬走了,最近大家都猜测,黎先诚的姘头是我。”

许小华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,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,就听钟玲接着道:“我也知道我这个请求有些难为人,但是现在我和黎先诚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就怕风言风语的最后传到我单位去了,我爱人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打死我,他……他一直脾气火爆的很,一点事情就对我动手。”

许小华无语的都不想说话,知道她丈夫脾气暴躁,她还敢这样乱来?

许小华立即就想到“不要掺和别人的因果”这句话来,果断地道:“钟同志,这是你的私事,和我没有关系,我这次过来是学习来的,抱歉,我帮不了。”

钟玲张了张嘴,“小许,我知道先前我拿你的东西不对,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。”

许小华还是坚定地拒绝了。

钟玲又说了几句软和话,见许小华始终不同意,怔怔地看着她,有些不明白地问道:“你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,心肠怎么这么硬呢?”

许小华轻轻看了她一眼,没再理她,转身走了。

等回了宿舍,彭景秀问道:“小华,钟同志喊你,是讨论什么问题啊?”

“让我搬回去。”

彭景秀忙有些紧张地问道:“你没同意吧?”

许小华点头,“没有,我觉得和你住一块挺好的,咱俩作息也同步。”

彭景秀想了一下,委婉地道:“小华,这事我本来不准备和你说的,这会儿倒觉得,还是得告诉你。”

“什么事啊?”

彭景秀轻声道:“我最近听到点说法,说黎工和钟同志怕是有些牵扯,小华,你小心一点,别被利用了。”现在事情真相流露了出来,彭景秀也反应过来,为什么那天黎工的爱人会拿着许小华的平安符到厂里来兴师问罪。

这明显是钟玲在中间做了什么。

许小华知道她是好意,点头道:“谢谢你,景秀,我知道的,我不会搬回去。”

第二天是周末,没有培训活动。早上许小华和彭景秀一起吃了早饭,

许小华吃了早饭,回宿舍的时候,看到钟玲刚好从宿舍里出来,她没打招呼,钟玲也像没看见她一样,冷着脸走开了。

彭景秀

就带着提前准备好的罐头和糕点,在食品厂门口等着钱东耀了,大概十来分钟后,钱东耀就匆匆赶过来了,看到小华手里的东西,笑道:“你不用这么客气,艾同志未必会收。”

许小华笑道:“艾大姐前些时候可匀了不少绵白糖给我,我可不好意思空手上门去。”

路上,钱耀东和许小华介绍了些艾大姐的情况,“年轻的时候处过一个对象,后来对象到国外去了,雁华就一直独身一人。”

“那她家里还有别的亲人吗?”

“她是家中独女,父亲早早离世了,跟着奶奶和母亲过日子,奶奶会点手工活,母亲给人浆洗衣服,就这么把她拉扯大的,十来年前,她母亲就患病走了,前些年奶奶也走了。”

许小华有些唏嘘地道:“艾大姐也是不容易。”

钱东耀点点头道:“是啊,子欲养而亲不待,所以你上回说是想给奶奶要点绵白糖,她立即就拿给你了。”

半个小时后,俩人到了糖厂家属院,钱东耀显然是常来的,熟门熟路地带着许小华找到了艾雁华家。

不大的两居室,外面一间既是客厅,又是书房,艾雁华正在书桌前看书,看到钱东耀来,并不觉得意外,正准备摘下老花镜打招呼,就看到他身后的许小华来,有些讶异地道:“这……这不是京市那边的小许吗?”

许小华笑道:“是的,艾大姐

最新小说: 万人嫌养子被迫联姻后[穿书] 我拿的剧本不对劲 玻璃灯 年代文炮灰的海外亲戚回来了 cos陀总的我穿越到咒 附身陀思的我日行一善 三十而婚 铜雀台 全能导演暴富封神 地球人,但abo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