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61 章 错认45(1 / 3)

何纵确实为梁涣效力许多年了,但明面上却不是如此。

他曾是东宫属臣府上的幕僚,在文苑事变上还出了大力——当然,后面这事是个隐秘。

当年文苑的情况乱成那样,不会有人在意一个小小的幕僚,何纵本身就是不起眼的长相,又刻意隐藏,在那次事件上没有产生任何存在感。虽说他曾经在韦奉府上就任,但是就如人们不会记住行凶者手上到底拿的是什么刀一样,那次的事件是“太子谋反”,到底是太子手下的什么人伤了成帝,那都是无关紧要的小卒子。

韦奉都是无关紧要的小卒,那么他府上一个上籍籍无名的幕僚就更没法引起注意了。

梁涣作为被太子一系拥立上位的新帝,当然不会大肆牵连太子余党,何纵也“逃过一劫”。朝中有东宫背景的官员不在少数,何纵只是其中极不起眼的一个,但因为并无身家背景,只为皇帝效力。随着朝堂上的旧臣被一个个剪除,他自然而然地成了朝上的新贵、皇帝的心腹。

这一切发生也不过是近一年多的事。

后者才是众所周知的“事实”。

但本该只知道这“事实”的皇后,现下却说出了那种话,看起来还并不像随口一说……

何纵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疏漏,这会儿只能赶紧想办法补救。

但是卢皎月已经没再看他了,她而是转过头去、看向梁涣。

两人的目光对上,梁涣稍微偏了一下头,别开了视线,挪开的目光顺势瞥见了下首,何纵正在满头虚汗地试图组织语言,“臣、臣得陛下重视,自然肝脑涂地、以报君恩……”

何纵没有提那个“多年”,也没办法提“多年”。

若是在这时候提了,才是越描越黑,他只能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察觉到。

很聪明的做法,但梁涣垂眸看了他一会儿,语气清淡地,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何纵却被这话说的一个哆嗦,惶恐的抬头。

他最知道这位对待办事不力之人的态度了,而这次的事关皇后,他恐怕更没有好下场。

梁涣没什么表情的看他。

何纵心里打鼓,但帝王的视线就那么轻轻淡淡地落在他身上,透出的神情却是不容置疑,他最后只能咬牙退了出去。

何纵离开之后,殿内恢复了安静。

梁涣本以为自己会精神紧绷,但出乎意料、他这会儿非常冷静。大概这样的事在他脑海的预演中已经发生了无数回,所以他甚至还有余裕思考,该找怎样的理由才能把这件事“解释”过去。

这大概很难。

阿姊太聪明了,聪明到她一旦产生怀疑,便再难找到其他敷衍搪塞的借口,一旦敷衍不过去,反而会把情况变得更糟。

宫殿内的沉默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,是卢皎月先一步开口,她缓着声,慢道:“我以为……你把太子当做兄长。”

梁涣点头应声:“我确实将他视为兄长。”

就在卢皎月为这个回应微微滞住的时候,却听梁涣自然而然地开口接上,“太子、邝王、皇长子、梁攸业,都是我的兄长。”

卢皎月一时语滞,她居然听明白了梁涣的意思。

她说的兄长是互相关心照料的家人,而梁涣的兄长是完全字面意义上的血缘关系。那完全是一种冷冰冰的事实,甚至带着某种负面的意味,就如……

梁涣接着,“这个位置,本就是能者居之。”

卢皎月张了张嘴,却发现嗓子像堵住了一样。

她这会儿该说什么?又能说什么?

她看着眼前的人,突然产生了一股说不上来的陌生感。

她真的有看到过这个人吗?

一直以来,她所看到的真的是梁涣?

这个突然生出的问题实在让人心底发冷,卢皎月忍不住后退了半步。

梁涣下意识伸手想要拉住她,却被卢皎月侧身躲开。

梁涣的神情一僵,但是那短暂的僵硬后,反而像是冷静下来。

他脸上的表情一点点放松,神态都松缓下去,如果不看那一点点收回紧攥的拳头的话。

他温着声问:“阿姊还要接着生病吗?”

卢皎月沉默未答。

两个人都知道,这并不是“生不生病”的问题。

梁涣接着:“韩济为人木讷少言、不懂逢迎,但在民事上却颇有见地,阿姊很看好他,破格让他出任会州主官,他也果真不负阿姊所托,出任第二年,会州便政通人和,远近闻名。如此人才,只待在会州一介下州,未免太过屈才,我将他调任了江南。”

梁涣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么一段话来,卢皎月忍不住面露疑惑。

她不知道梁涣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,难不成打算拿韩济威胁她?

但这些年间她提携的人多了去了,韩济确实有才华,可还不至于她为对方做多大的牺牲。

“张敦礼尤擅工事,如今正在润州修建水利……杜待举于农事一道颇有钻研,听闻

最新小说: 地球人,但abo世界 我拿的剧本不对劲 三十而婚 万人嫌养子被迫联姻后[穿书] 铜雀台 附身陀思的我日行一善 玻璃灯 cos陀总的我穿越到咒 年代文炮灰的海外亲戚回来了 全能导演暴富封神